蔚 星熠.

想用文字给你一个温柔宇宙.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晓翼×你]关于生病

-灵感来源是我的梦。

-ooc得没眼看,慎入。

-青梅竹马双向暗恋设定,能接受就往下吧。










-你发着烧从梦里迷迷糊糊地转醒的时候,睁眼就看到唐晓翼正坐在你的床边。



-你先是懵着盯了他两秒,然后又极快地闭上了眼,死活不肯再睁开。



-唐晓翼就这么放松地靠着你的床头坐在你的床上,一边用右手划着手机屏幕,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你犯傻。



-他先看了会儿手机,见你没有半分打算看他的迹象后锁了手机屏幕,好心情地凑近你,声音里满是揶揄:“别装了。”



-被戳破的你抱紧了怀里近乎等身的小熊布偶,到底还是睁开了眼。



-你就这么看着他放下了手机,然后以一种极为亲昵的姿势拿过了你身旁的枕头,最后他十分自然地在你的身旁躺下来,握住了你空着的那只手。



-“你…”你有些窘迫。



-唐晓翼温热的掌心紧紧贴着你的,分明你的手并不凉,相贴的手心却让你有种滚烫感,你咬着唇想抽出自己的手,他却反而越握越紧。



-…就像是他一松手,你就会跑掉一样。



-他随意地撩了撩前额散乱的刘海,露出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他眼底的缱绻是你从未见过的景象,习惯了他毒舌的你哪儿见过他如此温情的一面,绯红更是从你的脸上一路烧到了耳根。



-完蛋了。



-这是你的第一个想法。



-就算是窗外点缀了万千繁星的夜空,也不及唐晓翼此时的双眼动人。



-这是你的第二个想法。



-“要快点好起来。”唐晓翼轻轻笑了,眼里的光线温柔而美好:“我在等你。”



-哦豁,完蛋,你完全陷进去了。



-还是根本无药可救那种。










哭辽TT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有没有灿烈×你的文啊quq

难不成我真的要自割腿肉自给自足呜呜呜




杨平的乙女车,不适麻烦退出谢谢.



我写出来了!! @smile,纸人甲 



垃圾学步车,之前的《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成年续...最后还是没写abo,搞个封面挡一挡,好久没写车写得一波三折羞耻爆表...原本只想写三百字没想到写到了七百字...


Zine说敏感内容不给我分享,哭了,这图还是我一点点拼出来的.



月更选手日更三连需要休息...下次更新就是凹凸乙女了...大概.





[杨平×你]桃花依旧笑春风.

-乙女向,雷的就不要戳进来了吧.

-文笔垃圾,极度ooc,是个校园pa.

-是我喜欢的双向暗恋设定.

-上篇走评论.

-可以当做转世篇来看.










你觉得你和杨平上辈子绝对有一份纠缠不休的孽缘。



要不然怎么会从出生开始就是邻居,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长大之后则永远同校同班,成绩也同样名列前茅,初三甚至开始做同桌,到了高中也一直没变过。



非要挑出个不同的地方,也不过是他越来越乖僻张扬,你更加乖巧听话而已。



说实话,你非常不明白,天天和你这样根正苗红温柔乖顺的三好学生一起上学上课放学,他到底是怎么学会喝酒这种事情的。



要知道你作为风纪部的部长,每次看到他的大名出现在违纪名单的时候,真的很头疼。



这次更是被你抓了个现行。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上风纪部的违纪名单了。”你皱着眉在他身边坐下。



他短促地笑了两声,没回话。



“杨平,我不希望你受到学校的处分。”你叹了口气,身体靠在背后的墙上,转头看向他:“如果是借酒消愁,你完全可以和我说——”



他打断了你的话:“说什么。”



“你根本就不了解,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了。”



你僵住了身体。



分明是温暖的春天,你整个人却像是置身于寒冬,你最喜欢的少年的残忍话语在你耳边回响着,冷意一点一点地在你的心里蔓延开来,连指尖都忍不住地有些颤抖。



不能失态,你告诉自己。



“...要上课了,快点回教室吧。”



理所当然,接下来的时间你再也没理过杨平,虽说偶尔他也会来和你搭话,但你只是淡漠地无视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安静地做着笔记。



直到放学去开学生会的例会为止,你都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往常他总是会等你一起回家,但是今天这个情况...他应该不会等你了吧。



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你也就把节奏放慢了下来,到最后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你才发现墙上的石英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七。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你在心里暗道不好。



推开教室门,你意外地发现杨平依然在教室里,站靠着后座的课桌,手里翻是你的课堂笔记,见你推门而入,不仅不尴尬,反而挑眉对你笑了笑。



你不出声,径直回到座位上开始收拾东西。



你们以前吵架从来没有冷战超过一小时,这次你却是把他晾了整整六个小时,他自知说错了话,但想到上星期他目睹的告白现场,心里就堵得慌。



对方的话语磕磕绊绊,你则笑得眉眼弯弯,他虽然听不清详细内容,但十几年的了解却看得出你的笑容做不得假。



不行了,越想越来火,他不需要更多人发现他心尖尖上的女孩的好,十几年来的相伴,杨平早就认定了你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容不得他人染指。



“还在生气?”见你合上包,他这才伸手握住了你的手腕:“...那不是真心话。”



他的力气很大,你不得不停下了动作,但实际上更让你意外的是——他竟然会主动道歉。



但是再想想,除了这一次,你们也没发生过什么大的矛盾,向来都是很快就和好了。



他也许也会有几分难受的吧。



“等一下。”你顿了顿,然后稍微靠近他,仔细的嗅了嗅。



“你又喝酒!”



杨平笑了笑,没有搭腔,却稍稍用力地拉了拉你,你一时没有防备,竟是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



你的大脑瞬间当机。



少年胸膛宽阔温暖,身上浅淡薄荷香气萦绕鼻尖,他覆于腰间和背脊的手力度不容置疑,你试着挣扎,却发现自己的动作只是徒劳。



“你不要接受别人的告白。”他终于开了口。



“我喜欢你,所以你不准喜欢别人。”



话尾音微微上翘,像是受了委屈的猫咪在撒娇,你的脸红了个透,怎么也没想到他也是喜欢你的。



...完蛋了。



这根本就没办法拒绝呀——







-Fin.






下一篇就是车了.

很大可能是abo.




[杨平×你]人面不知何处去

 @smile,纸人甲 我写了所以你也快点写!

B612.:

-看清标题,乙女向,雷的麻烦不要点进来,更不要特地来杠我谢谢.


-极度ooc,女主人设我自己编的.


-大概是个双向暗恋设定.






















你和杨平,大抵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少将军,而你则是貌美多艺的世家大小姐,郎才女貌门当户对,诚然,两家家主也曾有过联姻的心思,但见你们两人实在是不对付,也就将这个想法搁置了。








哪儿来的不对付啊,你想。








从初见时他对你展露出的如冰雪春融的笑容开始,你就早已把他放在心底的最深处,所谓的不对付,也不过是女孩子家对喜欢的少年使的一些小把戏罢了。








而这些小把戏,在你四岁第一次瞪着他说讨厌时,就知道他是不甚在意的。








明明不过是个比你大了一岁的稚童,在听到你奶声奶气的恶语时却只是笑得眉眼弯弯,然后轻轻揉了揉你的脑袋。








“女孩子,到底还是温柔些好。”








是啊,温柔些好。








垂髫之后,杨平愈发桀骜不驯,你则看起来更加温婉动人,当然——也只是看起来。








听到窗口的异响,你动也未动,依然倚在贵妃椅上认真地看你的《大医精诚》,听脚步声渐近,你这才懒懒的抬了眼看他:“你这样翻窗进女子的闺房,也不怕我告诉杨大人责罚你。”








他依然衣冠楚楚,容颜青涩,却不再有儿时的稚气,见你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这才促狭地开了口。








“来看看差点儿成我未婚妻的小青梅都不行了?”








“我可是明年就要及笄了呀。”你用书抵着嘴唇低低笑了笑,端得是世家小姐的温柔假象:“再怎么说,我的家世和外表怎么也算得上是太子妃的有力候选吧?”








杨平罕见地沉默了片刻,才应了声。








他现在才发现,虽然只是豆蔻之年,但你已出落得瑰姿艳逸,风姿绰约,不需细想也可知未来会是怎样一番仙姿玉貌。








他不清楚太子是什么样的人,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想你成为太子妃。








非常、非常不想。








于是你看了一半的书被他抽走,取而代之的是他略微凑近的脸。








“...你不要当太子妃。”








他说。








十年的朝夕相处,你当然听得出杨平的言外之意,那点儿迟疑是他的羞涩和犹豫,他摸不清你是否会愿意为了家族而选择入宫,但他知道你对那劳什子太子绝对没有半分旖旎的心思。








你挑眉看他,他也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你。








下雨了。








雨滴一颗一颗落在窗台发出脆响,颇有几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淅淅沥沥的声音温柔缱绻得像此刻你们两人间的气氛。








最终,是以他意味不明的眼神作为结束。








你及笄那天夜里,他再一次避开他人悄悄翻窗潜入你的房间,只为告诉你,他成为了炎国的少将军。








你笑了,对他道了恭喜。








他那么久的磨练,现在终于有了回报,虽然之后会很长时间见不上面,但是他开心,你自然也是开心的。








那以后你们便开始了书信往来,他作为少将军,日理万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当然不会奢望他能经常来信,何况是那么远的境州。








那里可曾经是别国的疆土啊。








但出乎你的意料,杨平每个月都会来信,虽然也不过寥寥数言,于你却已是莫大的安慰。








他前不久的一封信中,除却炎王有意将长公主许配给他之外,还提到了沛国都督与杨苍将军的君子之约。








你知道,那沛国都督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








你在信中告诉他要小心,你愿意他迎娶公主,也不要命丧黄泉,更遑论是他乡。








他的回信只有短短两行,要你等他,他会回绝炎王的意思,娶你为妻。








可谁知道呢。








这一等,就是一辈子。




















-FIN.
















终于写完了可以睡了...


真的吃不动双平,完全看不出CP感。


联动校园pa会在这个号@蔚 星熠. 上写出来。









看完《影》了

写杨平×你的手蠢蠢欲动!




[凹凸乙女]人间春光里.

-再不写点东西这个月就要过去了...

-我这么懒你们还不取关是真爱了TT我爱你们

-极度ooc,文笔垃圾,请慎入.

-金/安

-还会有别人的.

-双箭头设定.
















「金Ver.-从未正视.」



你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金从来都没有好好正视过你。



明明面对别人他都可以笑容灿烂地看着对方,像是小太阳一样散发着自己无穷无尽的热情和活力,可是一旦和你对上眼,他就会很快地移开目光,就算是在和你交谈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总是飘来飘去,就是不肯看你。



大概是讨厌你吧,你闷闷不乐的想。



可是你喜欢他呀。



你向来都是个直接的人,所以纠结了两天之后,你在某个下午的放学后拦住了金。



你一五一十地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橙红色的绚烂霞光照进教室,他脸上的薄红大抵是因为落日余晖,但他的目光却不再躲闪,而是好好的放在了你的身上。



“不是这样的。”他说。



“和你对视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脸也会、会莫名其妙的发烫...不是因为讨厌你才...!”虽然有些磕磕绊绊,金到底还是红着脸坚持着把话说完了,而你听着听着,脸也烧了起来。



完蛋了...这根本就是心脏暴击啊!!



“格瑞说我如果不告白会后悔...因为我对感情很迟钝...所以失去了才会发现不同。”金挠了挠依然红着的脸颊,第一次面对你露出了不同于对别人露出的灿烂笑容:“我果然不想后悔啊,喜欢的人就应该牢牢抓紧嘛!”



“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安迷修Ver.-分岔路.」



因为回家的方向相同,所以你的同桌安迷修总是会在放学后等你一起走。



今天也不例外。



和安迷修一起回家完全不会尴尬,他总是会在一个话题即将结束的时候抛出下一个话题,用词也非常有分寸,基本不会有冷场的时候。



但是今天的安迷修意外的很安静,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那点儿烦闷几乎都要变成实质,连一向迟钝的你都发觉了他的不对劲。



“安迷修...?你看起来不太好,生病了吗?”



在红绿灯路口等待的间隙,你担忧地看向他。



一向尊重女性的安迷修却罕见的没有回答,他的眼神闪烁着,脸快要红成了天边蔓延的温柔晚霞,眼看着红灯进入倒计时,他下意识的扯住了你的手腕。



当然,是能让你轻易挣脱的轻柔力道。



过了这个最后的红绿灯路口,你们就要走向不同的方向了,这或许也预示了你们高中毕业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虽然手机里都互相存了联系方式,但仅仅只是想想以后会再也见不到你,就足以让他的心里溢满失落和郁结。



所以就算失败,他也要——



“...小姐,请原谅在下的失礼。”安迷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眼认真地看着你,表情镇定——如果忽略他通红的脸颊和耳尖的话。



绿灯亮起,川流不息的人潮却并没有淹没盈满了少年十二分爱意的话语。



“我可以,成为守护您一生的骑士吗。”










-TBC.






负能量还能写出糖...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所以你们要选择谁呢!!(兴奋的搓手手x


中秋快乐!

我今天努力摸出一篇来...




[李伟聪×你]好像掉进爱情海里.

-灵感源自电影《大师兄》.
-骆明劼真的好好看啊TT他一笑我就融化了.
-有私设,没有文力以及充满ooc.
-双向暗恋前提,目标是甜甜甜.
-BGM传送门→ 好像掉进爱情海里.










01.


-李伟聪是真的很好看。


-你托着下巴盯着他的脸,今天第七次这样想。


-他就坐在你的斜对面,骨节分明的白皙右手正握着一支黑色水性笔在一本教辅书上圈圈点点,时而在草稿纸上演算着公式,时而专心地研究着题目,纤长的眼睫如蝶翼般缓缓地抖动着,在下眼睑处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真真是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你的视线顺着他黑色的耳机线辗转而上,却是正对上他望过来的目光。


-一时间四目相对,绯红从你的脸上蔓延开来,你愣了一愣,有些慌乱地错开了与他的对视。


-“有事吗。”李伟聪的声音不似其他少年清脆,但亦是青涩未脱:“你盯着我三分钟了。”


-你的慌张还未完全褪去,于是张嘴便回。


-“我在想你听的是什么歌。”


-...怎一个尴尬了得,这么拙劣的借口你自己都不信。


-但他却只是轻轻笑了一声,随后拿起手机转向你的方向,按亮了屏幕。


-好像掉进爱情海里。






02.


-总之你是坠入爱河了。


-你后来去找到这首歌听了听,理所当然的是同歌名一样是一首甜甜的歌,却也让你很是有几分意外。


-意外李伟聪会听这样甜的歌。


-他虽然看似有几分像playboy,但实际上却是个纯情又温柔的人,你以前总觉得他喜欢的会是古典乐一类,现得知他也会听这样的歌,想来却是和他多了些亲近感。


-但没多久你又蔫了下来。


-李伟聪听着这首歌时唇角漾起的弧度柔软,眼底是一片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情,大抵早已心有所属。


-...大概只有周美贞那样聪明好看又体贴的女孩子才能入他的心吧。





03.


-你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本来只是想在天台小憩一下...谁知道会碰到李伟聪啊。


-你有些勉强的对他露出笑容,坐在长椅上对他点头示意之后便极快地阖上了眼,却未曾想他竟起身走来,在你的身边坐了下来。


-暗恋的人就坐在旁边,所以这到底是要让你怎么睡啊!


-强迫自己不去注意他,你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最后还是睁开了眼。


-作为一个凡人,你没有释迦牟尼那样的功力。


-美色在前不动如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他看你睁眼,很浅很浅地笑了笑:“不睡吗?”


-明明他只是微微一笑,你却觉得空气都变甜了。


-“睡不着。”你将散落在脸旁的发丝撩到耳后,语气里满是漫不经心:“你有事找我吗?”


-闻言他轻轻摇了摇头,迟疑片刻到底还是开了口。


-“没什么...我有话想和你说。”


-说实话,你完全想不到他能有什么话和你说,你们平时在班里一天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七句,今天他能主动来和你说话就足够让你诧异了。


-能让他主动来找你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于是你坐直了身子,转头看向他。





04.


-“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李伟聪说这句话时的声音温柔如水,而你却是颇为不可置信地直视着他,整个人都有点懵。


-“你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吗?”你艰难地捋顺声音反问他。


-他毋须回答,含蓄的抿唇已经给了你答案。


-“...因为我喜欢你。”


-你的眼神虽然躲闪着,但嘴上仍是说出了自己的真意。


-李伟聪伸手把你的脑袋扳正,看着你的目光亮亮的。


-他的吐息近在咫尺,蜜糖色的瞳孔除却你再也映不出别的事物,到底本质上还是个纯情少年,你能看到他脸上也染了和你一样的浅红,柔和了他分明的棱角。


-真可爱。


-他逐渐贴近,如同对待最珍贵的宝物般轻而又轻地在你的唇上印下一个属于他的吻,不含有任何情欲,只是一个单纯表达感情的亲吻。


-“那以后就是我的了。”他依然羞涩,却不忘宣示主权,语气缱绻旖旎如六月绵延不绝的梅雨,缠绵悱恻。


-你哑然失笑。


-这么好的宝藏男孩,你才不舍得离开他呢。


-就掉进爱情海里吧,和他一起。





-Fin.







这是什么文笔...垃圾到连tag都不想打...
给自己自娱自乐的东西(。)